时尚新闻

春晚成“夏晚”

发布日期:2021-11-15 02:23   来源:未知   

  小编在此要说的是,近些年社会乃至家庭有推崇成功学之风,唯恐个人在成功一途上走不好,家庭也愿花钱助推子女成名。用心是好的,但其中不乏看准此中空间的人搞些忽悠之举,让您白白地赔钱,不值。参加这些活动,千万要多加小心。

  近日,国际儿童节。一名家长致电笔者,反映在成都爽乐坊唱片学艺的孩子及其同门师兄弟被湖南一家文化公司“骗走了”5万多块钱。据悉,爽乐坊唱片系知名的童星“梦工厂”,曾成功打造阿尔法等童星,其CEO是以一曲《巴山恋曲》走红的音乐人陈爽。“我们把钱凑齐后交给了孩子的老师陈爽,陈爽又给了那家文化公司,”这名家长告诉笔者:“文化公司并没有履行有关约定,但是又不愿意退钱。”

  家长反映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笔者联系上了陈爽,他向笔者讲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2011年12月13日晚,陈爽的微博收到一条来自湖南专一人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专一文化)的留言,称湖南电视台正在筹办龙年少儿春晚,希望能与爽乐坊合作。基于对湖南电视台的信任,陈爽就将自己的QQ号告诉了对方,对方从QQ上传来了一份湖南电视台公共频道龙年少儿春晚(以下简称湖南少儿春晚)和湖南公共频道《公共大戏台》走进新加坡“国际华人少儿春晚”的相关资料。资料显示,两台晚会都需要向组委会缴纳上节目的费用。

  “我提出如果湖南少儿春晚要收费的话,爽乐坊的童星就不会去参加,新加坡的那台电视晚会倒是可以缴纳相关出国费用。”陈爽说,专一文化为了能与爽乐坊建立起合作关系,就同意不收取爽乐坊童星参加湖南少儿春晚的费用,而让其4名童星以特邀嘉宾身份参加。由于专一文化方面不断打电话催促缴纳《公共大戏台》走进新加坡的全部费用,陈爽便按其要求在2012年1月上旬,将旗下3名童星及陪同家长去新加坡的全部费用合计53900元汇到指定的私人账号上。

  今年1月13日,陈爽携旗下4名童星飞到长沙参加湖南少儿春晚。专一文化向陈爽4名童星弟子收取了两天的吃住费用:每人500元。节目录制完毕,陈爽一行回到成都等待参加1月28日举行的“国际华人少儿春晚”。

  按照和专一文化的约定,国际华人少儿春晚将于1月28日在新加坡录制。时间一天天逼近,组委会却没有任何消息。于是,陈爽主动向专一文化副总经理康娟打去电话询问,获告之晚会延迟了时间,具体时间等候通知。陈爽以为晚会只是推迟了几天而已,也就没多问。“又过了几天,我再次向专一文化老总周建发去手机短信询问晚会具体时间,得到的回答是:去新加坡的事情上次因故推迟后,组委会还没最后确定。”2月1日,康娟电告陈爽: “国际华人少儿春晚”已经被推迟到暑假了。陈爽顿时感到被欺骗。“当初我的3个学生是看在湖南电视台与国际华人少儿春晚这两个名头上而交钱参加的,而一下子把活动从春节推迟到暑假,那还叫什么春晚?”陈爽气愤地说:“如果变成了另外一个活动,我和3名学生就有权不再参加了。即使要参加,那也要到了暑假看看情况再决定去不去。”

  “我马上发短信给周建,要求全额退款,但未获理睬。打电话给康娟,她说公司春节放假了还没上班,上班后再解决此事。”眼看着所有单位过完春节开始上班,陈爽再次给周建去电。周建回答说:费用都交给湖南电视台《公共大戏台》栏目组了,等农历正月初八电视台上班后再去跟栏目组商量。初八过后,陈爽给周建打电线日后,陈爽打通周建的电话,周建很不耐烦地说:你生怕我们不退钱给你不成?你催那么急干嘛?真是的。两天后,康娟给陈爽的妻子打去电话说:我们顶多只能退给你们一部分,需要扣1万1千元,如果你们暑假继续跟我们去新加坡就冲抵费用,不去就扣掉这个钱了。” 陈爽的妻子在电话里和康娟发生了争执。其后,专一文化开始不愿意接听陈爽一方的电话。陈爽打去电话协调此事,也被同样告知必须扣1万多元,“不然就不可能退钱。”

  “爽乐坊学生的家长们知道了此事后,情绪非常激动,不停打电话催促我退钱,因为当时所有的款项是我收齐后统一打给专一文化的。”被催急了的陈爽只好向湖南电视台公共频道有关负责人反映了此事,被告知电视台节目组与专一文化只是有合作意向但并未签署合作协议,专一文化也并未将款项打进节目组。

  “如果专一文化是节目组授权收款的,那么节目组是不是可以站出来要求该公司退还全款?如果该公司根本没得到节目组的授权而在外收款的话,那节目组可否站出来制止他们这种行为?”陈爽说。再后来,当陈爽一方打通周建的电话时,周建却根本不给出任何明确的答复,几句话过后就不耐烦的说:“随便你们要怎么着都可以。我不跟你们沟通这个事了,我会叫我的律师找你们的。”

  以上关于整个事件的描述,均是陈爽和学生家长方面的说法。事件的线日,笔者与湖南电视台以及专一文化方面取得了联系。“他们存在纠纷,专一确实是存在违约,我们也在尽力协助陈老师,让专一补偿学生家长。目前已停止了与专一的一切往来合作。”湖南电视台《公共大戏台》制片人凌琳回复笔者短信如是说。

  专一文化老总周建在接到笔者电话时表示,将会让其律师和笔者联系。但是直到笔者发稿时,其律师仍未联系笔者。

  四川法之缘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唐隆茂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项“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可解除合同”的规定,付款方有权解除“交钱上新加坡国际华人少儿春晚”的约定,并依据该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请求返还已支付的款项。 靳廷江 文/图